提示: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:!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,導致大量書籍錯亂,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,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,感謝您的訪問!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天崩地裂(三)》。

“李自成部順軍,主力目前正在河南往湖廣,前鋒兵馬已經在左良玉部兵馬后衛形成追擊之勢。梁國公本部目前兵分兩路。一路兵鋒所向便是江北各鎮,要點驗校閱各部兵馬。每一鎮至少有一旅兵馬前往。另一路,便是梁國公親臨,逆流而上,往九江一帶而來。目的很簡單,就是要利用目前和李自成形成的默契態勢,一舉消滅左良玉這幾十萬人馬!”

“主子,如果我們按照曹貝勒和羅撫臺的意見,不管先打李自成還是鹿瑪紅,那么,都將給咱們留下天大的后患!”

獨孤寒江也是一個很好的標題黨,每一句總結性或者前瞻性的話都是極度的抓人,極度的能夠吸引人的注意力。

“獨孤,何出此言?”多鐸很好的扮演了一個聽書群眾的角色,被獨孤寒江的思路和話題引導著走。

“主子,經略相公,各位將軍,您諸位都是久經沙場之人,奴才想問一句,如果在我們左面的臨清侯夫人鹿瑪紅、右面的李自成,正面江淮之間的梁國公李守漢之間挑選看似最弱的鹿瑪紅所部,大家估計要多少天能夠拿下臨沂,拿下登萊,一舉廓清山東、登萊、以及江淮之間的大片土地?”

“至少半年!”曹振彥稍稍思忖一下,在多鐸的默許之下,率先開口回答。

他的這個答案,也得到了在場眾人,包括洪承疇的點頭認可。

在以八旗滿洲為核心,八旗蒙古、八旗漢軍為骨干,輔之以大量降清的明軍部隊組成的清軍這種封建時代的軍隊看來,行軍、作戰、安營、攻城,都是要有大量的人力物力時間成本來維持的。擊敗鹿瑪紅這十幾萬人馬,拿下從魯南到登萊一直到江淮之間的大片土地,攻克數百座城池,半年時間,都是有些吹牛了的。

“王爺,奴才冒犯了?!豹毠潞∵^一面鑲白旗滿洲的令旗,擺在了地圖上的江淮以北地面,“如果我們的大軍在江淮以北長期與鹿瑪紅、李自成糾纏周旋,那么,這段時間,就便宜了梁國公?!?br>
“此話怎么說?”

獨孤寒江的話,再次的激起了眾怒。我們不避炮火,不懼生死的去打仗,打下來了魯南和江淮之間的大片土地城池,將數百萬人口置于大清的管轄之下,如何是便宜了梁國公?

“如果我用幾萬人馬和幾座縣城州城府城來拖住大清的幾十萬兵馬,然后,利用這段時間整軍經武,囤積糧草,整肅內部。而且,不要忘了,我們的軍隊這半年要消耗多少的糧草軍餉,要消耗多少的火藥器械,要折損多少兵力才能拿下這些城池?這么說起來,先打鹿瑪紅,豈不是讓梁國公占了這半年多的便宜?”

“你的意思是朱元璋和陳友諒的洪都之戰?”洪承疇的臉色開始發白了。

獨孤寒江卻沒有想到那么遠。

看過明朝那些事兒的讀者都應該還記得,朱元璋在奪取皇帝寶座道路上最為艱險的一戰,其實就是鄱陽湖和陳友諒一場大戰。(這一點連鹿鼎記里都說得很明白了。)

陳友諒起全國之兵,東下和朱元璋決戰。此時的朱元璋主力還在東線和張士誠撕逼。一時難以西向對付陳友諒。

這一年是閏三月,陳家軍包圍洪都時已是四月份。有人也許會疑問:為什么陳家軍首戰選擇了洪都,而不是趁虛直搗應天呢?

據不厚道的作者看得一些書分析,陳友諒選擇這樣的進軍路線是為求穩妥。上次他進攻應天時,江西大部還在自己手里,無后顧之憂,如今他只有先行拿下洪都,并以鄱陽湖地區為基地,然后循序東下,才覺得更有把握些。當然,也有考慮到征集糧草方便的因素在內。

另外,洪都毗鄰鄱陽湖,且是江西的腹心,也正好發揮陳家軍的水師威力。反正,在陳友諒看來:取洪都勢在必行,也易如反掌。

洪都就在鄱陽湖西面不遠處,與鄱陽湖之間有水路(贛江)可以貫通。前面已經說過,鑒于太平城失守的教訓,洪都城靠江的一面在加修時特意向里縮了三十步,如此一來艦船就無法迫近登城了。陳友諒此次動員了幾乎全部力量,總兵力為六十萬人。雖然這個數字值得懷疑,但除開家屬、有關隨員后,至少也應不下于四十萬眾。

陳友諒60萬大軍圍攻85天,長達三個月,都未能攻破洪都城。陳友諒不禁嘆道:“朱元璋座下猛將如云,竟還有朱文正此等軍事奇才,若能效力于我,勢必如虎添翼!“

最終朱元璋準備好了一切,統率20萬大軍,千帆競揚,向洪都浩浩蕩蕩地開來。但是,陳友諒的軍隊在此次洪都攻堅戰中消耗極大、銳氣和勢力大削,最終在鄱陽湖被朱元璋全部殲滅,洪都之戰改變了元末明初整個局勢。讓重八哥一躍從群雄當中脫穎而出,統一了長江中下游。

熟讀歷代史書,并且幾乎帶兵走遍了大明江北各地的洪承疇,自然是對洪都戰役在明朝開國歷史階段的意義了然于心。如果說一座洪都城能夠以萬余兵馬拖住陳友諒六十萬大軍,那么,魯南、登萊、江淮之間的大小城池數百座,又能拖住清軍多久?

時間不屬于大清!

“王爺,獨孤將軍說得有道理?!焙槌挟犅氏瘸鰜斫o獨孤寒江站臺了。

“洪先生怎么看?”多鐸也收起了那份怒氣,虛心向洪承疇發問。進關天寶伏妖錄非天夜翔之后,洪承疇就是咱們的領路人。這是黃太吉在世時的話,對此,多爾袞和多鐸兄弟都是很服氣的。進關后,洪承疇的一系列手段,讓他們看得眼花繚亂,但是,各處望風而降的官吏將領們,帶來的城池百姓兵馬府庫,也讓他們看到了帶路黨的巨大用處。

“王爺,軍情奏報,眼下梁國公兵馬主要是兩個方向。一是沿江而上,同李闖所部兵馬東西夾擊左良玉部。二是以數個警備旅北上,彈壓江北各鎮兵馬。若是我軍拘泥于魯南江淮各地,與臨清侯夫人一城一地的爭奪,勢必遷延日久耗費巨大。須知,臨清侯夫人背后是整個南中,可以源源不斷的為她提供糧草火藥,甚至兵員都可以從海上運來。我軍雖然不缺精兵強將,奈何黃河以北災禍連年,糧食歉收,軍糧征集不易?!?br>
“若是被梁國公利用這段時間,西面消滅了左良玉,江北整編了劉良佐等人的兵馬,那么,朝中與他為敵作對的東林眾人,勢必日暮途窮,不敢在朝堂上與其對抗。梁國公威權在手,錢糧豐足,又整頓了明國兵馬,兵多將廣,再無掣肘之事。王爺。您請想想看,單單江南各地的錢糧兵馬,便足以同我軍對耗了?!?br>
多鐸心中一凜,他有些緊張的注視著洪承疇:“洪先生,是不是就像是曹操殺了國舅董承、國丈伏完之后漢室朝廷的狀態?或者是司馬懿搞了高平陵之變,奪了曹爽兵權,之后魏主政歸司馬氏一樣,他李守漢大權獨攬,朝中再無與他分庭抗禮之人,他便可以集中全幅精神來對抗我大清?”

多鐸和其他的八旗滿洲親貴一樣,對于中原的典籍文化知識,大多來自于一部三國演義。他所說的,曹操殺董承、伏完,司馬懿誅殺曹氏宗親,奪取最后的權力,都是從三國演義當中看來的。當然,作為八旗滿洲親貴,多鐸也看了許多經歷了許多八旗內部爭權奪利的血腥過程。不久之前,他更是操刀參與了誅殺肅親王豪格的行動。

不過,八旗親貴們有這樣一點好處,內部不合爭斗是內部的事,一旦有事,還是全部精力拿來對敵。完全不像是明軍一樣,唯恐自己的政敵立了功勞,讓自己處于被動局面。

見洪承疇緩緩的點了點頭,多鐸也是微微努力笑了一下,強自壓住內心的波瀾起伏,示意獨孤寒江繼續說下去。

“主子,我們面對的敵我形勢,便如一柄老虎鉗子。東西兩路的鹿瑪紅、李自成,是兩個鉗子頭,而江南的梁國公李守漢,則是這柄老虎鉗子的軸兒。你隨便打哪一邊,都會遭到這柄鉗子的擠壓咬合,最后被他夾在當中,擠死?!?br>
“這三部兵馬表面上看似兩家,實際上是一家。李自成軍中,火銃火炮等武器不能自產,糧草火藥彈丸更是消耗巨大,都要仰仗梁國公的水路接濟。這也就是為啥兩家要合力干掉了左良玉的原因之一。而鹿瑪紅所部除了武器彈藥被服之外,糧草軍餉也都是要靠李守漢海路的接濟。因此統一天下的關鍵,不在于把李自成和鹿瑪紅打得多慘,取得多大的戰果。而在于能否擊潰李守漢,不要說打敗他,至少也要把他從江南趕出去,趕得他離長江越遠越好。不然,就算你把李自成和鹿瑪紅打敗一百次,有李守漢在后不惜血本的給他們糧草軍餉器械的支持,他們也能第一百零一次重整旗鼓。而只要擊敗了李守漢,那只需要一次就夠了,我們就能一統天下?!?br>
在場的將領官員們再次安靜了下來。不得不承認,獨孤寒江的一番分析,要比他們的戰略布局高明了許多。但是,卻沒有說該當如何行事。

“獨孤梅勒,羅某有一事不明,望乞賜教?!?br>
“撫臺大人請講便是?!?br>
“我軍若是南下打李守漢,該當如何行事?”

這就將戰略行動方案,具體提到了戰役計劃層面上來了。你說咱們應該南下打李守漢,一戰解決戰略困局,那么,你說,咱們該怎么打這一戰?

“直前沖擊,略流賊,舍沂蒙,專意金陵?!豹毠潞瓟蒯斀罔F的說出了這十四個字的方針。

“愿聞其詳?!?br>
“其實說穿了一文不值。便是效仿當年燕王朱棣的舊路,不管山東,不管沿途的城池,直撲金陵。他就是用了這樣的手段,一舉扭轉了始終被他侄兒子壓著打的局面。不然,就算是建文帝手下人都是草包,但是,以全國的兵力財力來對付區區北平一地,耗也耗死他了。所以,只要我們殺到了鎮江揚州一帶,基本上就包贏不輸了?!?br>
“扯淡!”

眾人正聽得津津有味,準備繼續聽獨孤寒江說下去。突然間,多鐸暴雷也似的發出了一聲怒吼,頓時讓人們天寶伏妖錄非天夜翔激靈一下。不知道這位素來有著暴虐、悍勇、荒唐等等諸多標簽的王爺,又要怎么樣了。

“這半天就聽你在這里胡扯八道了!攪鬧了軍機大事!算了!夠了!你們這幫狗奴才都給本王滾出去!”

幾乎所有的人,都樂意見到獨孤寒江吃了這個癟子?!霸?!哪個要你來出這場風頭!指責咱們這個也不是,那個也不是!天底下就你一個能人?這下怎么樣,惹惱了王爺了吧?該!這下,不用咱們動手,王爺替咱們出手、出氣了!”

獨孤寒江今天的行為,便恰恰是有如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里的死啦死啦,在軍事會議上用沙盤推演來給他的師長和同袍們當頭一記悶棍一樣,一舉摧毀所有人的信心,但是也給自己招來了了最多的仇恨,全部來自自己人。所有人看他都用一種古怪的忿恨眼神看著他。

獨孤寒江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,在他看來,和這群傻逼生氣,是一件很是有損身份,丟面子的事。大家都是奴才,我為什么要和你們這群傻瓜搞好關系?我只要巴結好了主子一個人就是了。

于是,他自顧自的回到自己的住處,更衣、洗臉,讓手下人準備飯菜。

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,剛剛洗過手臉,正準備吃飯,門口腳步聲響,多鐸的巴牙喇纛章京親自領人沖到了他的住處。

“王爺傳你過去?!卑脱览钫戮┠樕峡床怀鲆稽c好惡神情,一張圓臉上,肌肉繃得緊緊的,仿佛刀都砍不進去。

“大人,主子沒有說什么事?”獨孤寒江可以對別人眼高于頂,甚至是用鼻孔看他們,那是因為這些人許多都是他的手下敗將。但是,對于眼前的巴牙喇纛章京他卻是十分客氣。原因嘛,也很簡單。一來,巴牙喇纛章京是多鐸身邊最親近的人,而且,職位按照八旗制度,也是可以使用織金龍纛的人物,職權可見一斑。二來,能夠擔任這個職務的人,都是能打的很。獨孤寒江雖然很傲,但是,只瞧不起那些本事不如他的人。對于有本事的人,還是很客氣的。

“沒說??禳c走!”

一個親兵也不曾帶,獨孤寒江幾乎是被幾個巴牙喇兵連拉帶拽的上了馬,往周王府而來。一路上,獨孤寒江不住的犯嘀咕,心說不會大清這里也玩什么摔杯為號吧?但是既然人家讓你去,你也沒法不去,所以獨孤寒江只好跟隨這位巴牙喇纛章京去見多鐸。

龍生九子各不相同。黃太吉的住處,往往羅列著諸如《洪武寶訓》、《史記》,《漢書》之類的中原典籍。這些書籍是他建里弘文院后,令寧完我為弘文院總裁,高鴻中,鮑承先、范文程等人一起,譯纂洪武寶訓小大明會典諸大明典籍,完善制度,對清國的國家化,起了重要作用。

而多爾袞的住處,往往是《孫子兵法》、《三國演義》、《水滸傳》等書籍與盔甲兵器并列,書櫥里更是藏著收支賬冊,隨時掌握著旗內府中的財務收支情形。

眼下多鐸的這個由原先周王的寢宮改造來的住處,則是另外一個風格。

呲鐵鋼打造的上好刀劍,上了油,被包衣擦拭的亮光光的胸甲,鐵甲,幾支火銃,長短不一,擺在木架上。木架上,赭紅色的牛皮子藥彈帶依次擺在火銃旁邊,鼓鼓囊囊的子藥袋,讓人看了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。

“乖乖的!火銃,馬銃,短火銃,雙筒馬銃,樣樣都有。這位主子也是個人物??!”如果讓獨孤寒江看到木架下面的那幾枚馬尾手榴彈,只怕他就更是一番言語了。

除了這些甲胄兵器火器之外,令獨孤寒江嘖嘖稱奇的,則是進出多鐸寢宮的那些女人。大人物的內宅內帳有各式各樣的女人出入,這種情形在獨孤寒江看來再正常不過。不管是已經死了許久的羅汝才,還是眼下正在走背字的李自成,亦或是那位梁國公父子,哪個不是有著各式各樣的美女以充下陳?沒有才是不正常的!

可是,這位揚威大將軍、和碩豫親王多鐸的口味,似乎和別人都不太一樣。

獨孤寒江見過的大人物也不算是少了,不管是大順的還是原先大明朝后來又是大順朝轉眼又是大清朝的。這些人,包括獨孤寒江自己在內,屋子里的女人,不管是怎么弄來的搶來的買來的,大多是妙齡少女,至多是新婚少婦。

可是多鐸寢宮內出出進進的女人,卻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女人。(明代早婚,二十多的女人,已經可以算是熟女了。)更有幾個滿頭珠翠的,看上去已經三十多歲了。

對于多鐸的口味,獨孤寒江不敢多加評論。

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天崩地裂(三)》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

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+

銀河紀元之肖似時代

興萱彤

悟空都市生活錄

五池

寶寶傳

赫連憶

亂世升職記

袁雅艷

我的朋友是妖怪

賁飛蘭

爆品經紀人

初訪波
猫咪页面更新自动转跳-中文字幕久热精品视频在线-国产美女自卫慰水免费视频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